您的位置: 首頁(yè) > 推薦

騰訊“單挑”硬核聯(lián)盟 游戲渠道博弈升級

出處:北京商報 作者:楊月涵 網(wǎng)編:王巍 2024-06-24

“合約到期”可能是騰訊作為頭部游戲大廠(chǎng)留給傳統渠道商特別是“硬核聯(lián)盟”最后的體面。近日,騰訊旗下手游《地下城與勇士:起源》(DNF手游)在官網(wǎng)發(fā)布了一封《關(guān)于部分安卓手機應用商店下載服務(wù)停止的相關(guān)說(shuō)明》,其中提到,因合約到期,6月20日起,DNF手游將不再上架部分安卓平臺的應用商店。公告用詞官方嚴謹,但在外界的解讀中,卻是安卓渠道商高達50%的分成比例背后,游戲廠(chǎng)商與傳統渠道商又一次博弈的“攤牌”。

下架安卓商店

游戲廠(chǎng)商與渠道的矛盾再度爆發(fā),這次掌握主動(dòng)權的一方成了騰訊,焦點(diǎn)是可能成為新“搖錢(qián)樹(shù)”的DNF手游。

根據DNF手游官網(wǎng)的公告,6月20日涉及到大版本整包更新,在更新方式上,使用相關(guān)安卓應用商店的玩家仍可以在游戲內完成更新,如果發(fā)生異常,則可以前往游戲官網(wǎng)完成客戶(hù)端的下載及更新。

此外,公告還提到,由于部分應用商店合作調整,推薦安卓端的玩家前往游戲官網(wǎng)進(jìn)行下載。

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,合作調整涉及的應用商店廠(chǎng)商可能包括華為、OPPO及vivo。據了解,騰訊已向華為、OPPO、vivo等發(fā)出通知。因合約到期,在上述渠道的DNF手游包體均將停止下載。

知情人士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,在合約到期后,產(chǎn)品調整了發(fā)行策略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上述手機廠(chǎng)商均屬于“硬核聯(lián)盟”成員。據悉,硬核聯(lián)盟成立于2014年8月1日,由玩咖歡聚聯(lián)手國內智能手機制造商——OPPO、vivo、酷派、聯(lián)想、華為、魅族、努比亞、榮耀共同組建而成。

知名戰略定位專(zhuān)家、福建華策品牌定位咨詢(xún)創(chuàng )始人詹軍豪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(fǎng)時(shí)表示,硬核聯(lián)盟最初存在的原因主要是為了整合各大智能手機制造商的資源,共同為游戲廠(chǎng)商提供一個(gè)統一的、更高效的推廣和分發(fā)渠道。通過(guò)合作,渠道商能夠為游戲廠(chǎng)商提供用戶(hù)基數大、覆蓋廣的推廣平臺,同時(shí)也為手機廠(chǎng)商帶來(lái)了豐富的游戲內容和用戶(hù)活躍度。

根據公開(kāi)報道,硬核聯(lián)盟的職能之一,還包括手機廠(chǎng)商聯(lián)手制定“安卓稅”,以大體一致的抽成標準,向平臺內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抽取渠道費用。而這個(gè)抽成的標準很可能是“五五開(kāi)”。

還有報道提到,50%的分成只是游戲上架的前提,若游戲廠(chǎng)商想獲得更好的推廣,還要支付額外的推廣費用。

相比起來(lái),因為《堡壘之夜》,一度讓老牌游戲公司Epic Games與蘋(píng)果對簿公堂的“蘋(píng)果稅”,也才只有30%的抽成。

對于后續硬核聯(lián)盟是否有調整分成比例以及未來(lái)游戲是否有重新上架的計劃等問(wèn)題,北京商報記者分別聯(lián)系了硬核聯(lián)盟和騰訊,但截至發(fā)稿未收到回復。

苦渠道久矣

“上架不但要被分掉一半收入,自己的官網(wǎng)包還會(huì )在安裝時(shí)被各種貍貓換太子,偷偷替換成需要分成的渠道包,不如直接下架只做官網(wǎng)。”

DNF手游不再上架部分安卓商店的消息一出,游戲公司心動(dòng)公司CEO黃一孟就在社交媒體上作出了上述評論。黃一孟判斷,穩居暢銷(xiāo)第一的DNF手游更不會(huì )有壓力,“《王者榮耀》《和平精英》也一樣,沒(méi)必要上渠道,沒(méi)理由給渠道分成”。

據悉,自今年5月21日上線(xiàn)公測以來(lái),DNF手游已連續一個(gè)月霸榜iOS暢銷(xiāo)榜榜首。另?yè)c(diǎn)點(diǎn)數據,DNF手游貢獻了5月國內新游戲市場(chǎng)超2/3的流水。

行業(yè)粗放發(fā)展時(shí)期,得渠道者得天下,但也因此衍生了不少問(wèn)題。有媒體報道稱(chēng),騰訊與DNF手游矛盾的導火索,就是此前騰訊官方發(fā)布的服務(wù)型App“DNF助手”在各大應用商店被下架,此外,一些渠道在DNF手游官網(wǎng)服安裝過(guò)程中,把版本替換為渠道服,給公司造成了損失。

而在2020年,米哈游旗下《原神》、莉莉絲旗下《萬(wàn)國覺(jué)醒》就曾繞過(guò)多個(gè)安卓傳統渠道上線(xiàn),且游戲取得成功。2023年,米哈游旗下《崩壞:星穹鐵道》再次選擇繞開(kāi)安卓渠道。

對于當下游戲廠(chǎng)商和渠道商的矛盾,詹軍豪認為,一方面,渠道商高達50%的分成比例確實(shí)給游戲廠(chǎng)商帶來(lái)了較大的經(jīng)濟壓力,使得游戲廠(chǎng)商在利潤分配上處于不利地位。另一方面,渠道商通過(guò)提供推廣和分發(fā)服務(wù),為游戲廠(chǎng)商帶來(lái)了大量的用戶(hù)和收益,這是游戲廠(chǎng)商無(wú)法忽視的重要價(jià)值。

“因此,游戲廠(chǎng)商和渠道商之間的矛盾需要雙方共同協(xié)商和解決,尋求更加合理的利潤分配方式和合作模式。”詹軍豪稱(chēng)。

據了解,當年曾因不滿(mǎn)“安卓稅”而拒絕上架安卓平臺的米哈游《原神》,最終也與小米應用商店達成7?3的分成協(xié)議。

誰(shuí)能接下“潑天富貴”

黃一孟“怒噴”渠道商的時(shí)候,他的另一個(gè)身份不能忽略——獨立手游平臺TapTap的創(chuàng )始人,而TapTap最顯著(zhù)的標簽之一就是免渠道抽成。

騰訊與硬核聯(lián)盟矛盾“攤牌”的幾天前,開(kāi)源證券剛剛指出,隨著(zhù)游戲版號穩定發(fā)放,新游戲數量增多帶來(lái)廣告投入需求提升,TapTap作為零分成的游戲渠道在游戲發(fā)行中的地位或持續提升,帶動(dòng)平臺收入快速增長(cháng),加速利潤釋放。

而在2021年,TapTap就已經(jīng)迎來(lái)過(guò)一次高光時(shí)刻,當時(shí)也是因為騰訊,只不過(guò)“對家”是華為。

彼時(shí)華為與騰訊就游戲合作問(wèn)題發(fā)生摩擦,并將騰訊游戲從華為平臺下架。最終騰訊官方發(fā)布公告,以“經(jīng)雙方友好協(xié)商,騰訊游戲相關(guān)產(chǎn)品已在華為游戲中心恢復上架”體面結束。

如今游戲廠(chǎng)商與渠道商再度爆發(fā)矛盾,獨立渠道能否接下這波“潑天富貴”也成為關(guān)注之一。對此,一位業(yè)內人士對北京商報記者總結道:“TapTap如果能行的話(huà),幾年前就該起來(lái)了。”

在短視頻盛行的當下,游戲廠(chǎng)商還有更多的選擇,比如抖音。此前,移動(dòng)廣告情報分析平臺AppGrowing估算過(guò),去年8—9月,《全明星街球派對》超過(guò)3.2億元的廣告投放金額,99%流向了字節跳動(dòng)旗下的巨量引擎。

上述業(yè)內人士也提到,抖音是一個(gè)純賣(mài)量平臺,賣(mài)量就賺得盆滿(mǎn)缽滿(mǎn)了,“沒(méi)必要做渠道,費力不討好,再加上也沒(méi)人做”。

詹軍豪認為,渠道商與游戲廠(chǎng)商的矛盾確實(shí)存在,但新興平臺如TapTap、抖音、快手等并不一定能夠完全接下渠道商的盤(pán)子。這些新興平臺雖然擁有龐大的用戶(hù)基礎和獨特的推廣方式,但它們在游戲分發(fā)和推廣方面的能力和經(jīng)驗仍然有限,無(wú)法完全替代傳統渠道商的作用。

此外,傳統渠道商在游戲分發(fā)和推廣方面擁有成熟的體系和豐富的經(jīng)驗,能夠為游戲廠(chǎng)商提供更加穩定和可靠的服務(wù)。因此,雖然新興平臺的發(fā)展會(huì )對傳統渠道商產(chǎn)生一定的沖擊,但傳統渠道商的地位仍然難以被完全替代。

北京商報記者 楊月涵

右側廣告

本網(wǎng)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有限公司,未經(jīng)許可不得轉載。 商報總機:010-64101978 媒體合作:010-64101871

商報地址:北京市朝陽(yáng)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:100013 法律顧問(wèn):北京市中同律師事務(wù)所(010-82011988)

網(wǎng)上有害信息舉報  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(huà):010-84276691 舉報郵箱:bjsb@bbtnews.com.cn

ICP備案編號:京ICP備08003726號-1  京公網(wǎng)安備11010502045556號  互聯(lián)網(wǎng)新聞信息服務(wù)許可證11120220001號